糊涂”做人,做“糊涂”人

我想,菊是清醒的,因为它历尽风霜,在冷清秋练就了一颗清心,因此可以说它是幸运的,但也可以说它是可怜的。

在寒冷的夜里,独自,冲一杯菊茶,轻轻地品上一口,感觉到一股暖流缓缓深入肺腑。有种淡淡的,涩涩的,超然的思绪慢慢散开——就像那杯中的茶叶一样舒展,随后便是不尽的空洞。呆坐着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想不到。感觉自己就像是一颗坠入黑洞的未知粒子,没有了质感,没有了一切的一切。因为在夜的襁褓里,我是清醒的,正因为此,我也是孤独的。也许,孤独的人是可怜的吧!

夜深了,天际划过一缕星光,就像那骑着扫帚的淘气的孩子,却更像是世人浑浊而又狡黠的目光。哈一口热气,撮一撮有些麻木的双手,掏出一支劣质烟卷,点上火,就像那孤独的鬼火一明一暗。在这残夜里我变得清醒,而我因为清醒而变得孤独与寂寞,吐一个烟圈,然后长叹一声,自言自语的用一句时下流行的话说,我不是在抽烟,我是在抽寂寞,清醒所带给我的寂寞……

残夜将尽,黄昏白炽灯泡开始闪烁,像是那撕开黑夜的启明星在提醒又这样过了一夜。我的头开始长大,慢慢的将整个人倒过来,有种要呕吐的冲动,头也重的厉害,仿佛地球的引力全部放在了我这颗独一无二的脑袋上。这并不是彻夜未眠所致,只是天亮了,人又变得糊涂起来。有人说人生难得糊涂,也对,糊涂自有糊涂好,木然地做事,就像是在混。对,混也是一种生活。可是细想,到底是 难得糊涂还是难得清醒?

我们在这世间过活,做人要清醒,做事要清醒,说话也要清醒,就连走路也得清醒,我们无时无刻地提醒自己要清醒。可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浑浊社会里,你我敢真正的清醒,能清醒吗?不能。因为我们都要去混生活,所以大家都只是像我一样偷偷的清醒。

呵,也罢,清醒本与糊涂没有绝对的界限,那只是人们对照的一个模板。老子说,大智若愚。那就藏起你我可贵的,让人所诟笑的清醒,“糊涂”做人,做“糊涂”人

------本页内容已结束,喜欢请分享------

感谢您的来访,获取更多精彩文章请收藏本站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共1条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